俨然

放飞自我的小号

少天生日快乐!(*˘︶˘*).。.:*♡

去老门东玩看到糖稀师傅,cp脑无可救药(*˘︶˘*).。.:*♡

叶修,生日快乐,致最好的你。

一个非常非常简短的repo

又翻了一遍蜕,有很多想说的说不出来。

从时间上来讲这应该是我买的第一个本子吧,真的很棒,看过的姑娘都知道。

我觉得我要沉迷周叶了。

可能之后还会补一个长的(谁知道呢)

最后给 @Louis 比心心

退圈啦

唉,游千女神居然退圈了,一切随缘吧。

游千:

退圈啦!重新做人去!!!

《小幸运》我会认认认认真真真真出完的!!!!!!!!!!

至于那些没完的坑就让它们坑着吧x

群刊2.0的稿我会肝出来的!!伞哥不要方!!

一灯的稿我也会肝出来的!!虽然我真的拖很久了x!

漫漫的419周攻企划稿我也会搞的!!!

其他的就随缘吧!

这个号就不更啦!

哦可能四月会发一篇漫漫的企划文!!再发点《小幸运》本宣什么的!

然后就没什么了!!

爱大家!!拜拜!!!

【方王】 我与你的他和他

非原著向,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个是个什么paro。这其实是给伏临  @肆谦_写着假的方王  的生贺,生日快乐。

昨日的昨日,是我和你的昨日。

明日的明日,是没有你的明日。

王杰希觉得自己早该明白什么是最重要的。

舍得,舍得。有舍才有得。

若是两个都舍不得,那就两者相较取其轻。

然后王杰希选择了放逐方士谦。

他的手慢慢地攀上他的脸,摘下了他耳后的绷带,卸下了那沉重的钢盔,解开了绕在脖颈上的斗篷。 很自然的,他触到了一道疤,随着手指的下滑,褐色的刀痕仿如纵在平原上的一道裂缝,令人心底发寒,望而生畏。

那张脸仍是自己最熟悉的模样,下巴尖尖的,睫毛特别长,是自己一直以来喜欢的那个人。

他从未想过自己还能再见到他。

“我今天向微草全体队员宣布,我,微草副队长,方士谦,今日退役,从此与所有人,再无任何关系,即日起,转入联盟军政处。”

一字不差。

在那件事发生一周之前,方士谦曾经写过一封信给王杰希,那时方士谦在长沙,王杰希在北平。

“杰希,久别经年,安否?”

“吾明日启程,约三日至北平。

惟愿见汝一面。知汝安好。”

“如今世道大乱,人心不古,切勿过分好心,谨慎,再谨慎。”

“吾在长沙一切安好,勿念。         方士谦 ”

此去经年,到头来,终究,方士谦防了所有的人,唯独王杰希,他只将自己的后背留给他。

当他九死一生的从战场上回来,兴冲冲地抱住王杰希时,王杰希用左手,在他心口上捅了一刀。

然后方士谦再也没见过王杰希。

外界对他们的认知是最好的拍档,是黄金搭档。 而他们都知道,他们是恋人。 或者这只是方士谦以为的。

王杰希醒了之后发现自己在队里的休息室,他记得自己刚做了一个暗杀任务回来,是在天津码头。 他摸了一下后脑勺,发现枪伤的绷带被换过了,心想可能是柏清换的,也就没在意。他漫无目的的继续扫射,忽然,他在床柜上发现了一个东西。

是一枚袖扣。

他愣了楞,眼珠子在眼眶里打转,硬是憋着没流出来。
深呼吸一口气,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:

“方士谦,你给我出来。”

“我知道你在这里。”

“你个混蛋!”

方士谦,你要记住,只要你一天认为我爱你,你就带着它。

我也一样。

王杰希收起那枚袖扣,与自己的那枚放在一起。

扔出了窗外。






并不知道有没有后续。
我写的到底是啥?!

[张楚] 若无言 (一)

想开了好久的坑,一直狠不下心写,终于在元旦憋出来了。

娱乐圈paro:歌手 楚云秀&导演 张新杰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楔子 流年

"Ann,are you okay?"

"Of course."

David偏了偏头,向苏沐橙示意了一下,苏沐橙点了下头,回头看了一眼楚云秀:"秀秀,你确定就这样上直播?"

"我觉得挺好的。"

"那就这样吧。David?"苏沐橙打了个响指,向摄影师再次确认了,咳嗽了几声,笑语盈盈:"欢迎大家收看本期«夜听»,本期依旧是我代班叶修。接下来为大家介绍本期的嘉宾,楚云秀小姐!欢迎!"

"大家好,我是楚云秀,很高兴收沐橙邀请来参加«夜听»。"楚云秀依旧是公式化的笑容,笑得很开心,未及眼底。

楚云秀今天穿得很简单,一件白衬衣,一条牛仔裤,除了右手的无指皮手套和左耳的耳钉,全身几乎没有任何装饰。当然,忽略她那一头金棕色的长发。

"总觉得这次代叶修的班带对了,不过秀秀,当真是好久不见。"

"是啊,大概有四年了。"

"这次邀你来«夜听»也是听说你有新作品,是打算回归了吗?"

"当然了,我可是通晓«夜听»的规则,非好歌不邀。本次我也是带着我的新专«喜怒哀乐»,这也算是我对自己这四年的交代吧。"

"话说,云秀,这四年你好像都是在演音乐剧,这是打算做回老本行吗?"

"我也是打算换换心情,主要是当时自己多年的习惯被打破,总有一段时间适应吧。"

"这张专,也是我对自己过去的告别。"

张新杰,我终究还是爱你。

张新杰,我终究是选了你。

若无言。

01 若为二十四

十四岁的楚云秀和十四岁的张新杰拥有的,并不只是三十四岁的楚云秀和三十四岁的张新杰没有的青春。

更多的,是那二十年。

属于张新杰和楚云秀两个人的二十年。

若是二十四岁,那是楚云秀一生最灿烂的年华。

楚云秀录完节目在回家的车上这样想,正好车载cd在放陈奕迅的十年:

"十年之前

我不认识你 你不属于我

我们还是一样

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

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"

十年之前

我认识你 你属于我

我们还是一样

陪在彼此左右

走过不能再熟悉的街头

"十年之后

我们是朋友 还可以问候

只是那种温柔

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

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"

十年之后。

现在就是十年之后。

你仍是你,我不是我。

早在十年前就不是了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抛下玻璃渣顶锅跑。(憋打我)

ps:看得懂的都是壮士。

非正式预告第三弹

没错,我今天放了第三弹,这次李雨萱小盆友出来耍哦,算是回了@微笑之溪 的点文。再度感谢@伏临。 的脑洞。

3你们爸爸惹老婆生气了一半会怎么办,演出来怎么样?





孙小花(委屈):“爸爸每次和张佳乐说:'你别闹了,别生气了。'(鼓腮帮)就不气了!张佳乐生我气我要说好久的。。。”

叶小秋(叶氏笑容):“妹子你过来。(拉上叶晗示意她配合)这么久了还生气呐?”

叶小橙:“嗯。(配合着转身装生气)”

叶小秋(熟练):“别气哈,明天哥陪你逛街。类似这样。”

主持人内心OS:所以叶小秋你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啊啊啊啊!
(友情提醒:这是一个直播节目。)

张小楚:“我只记得一次,那时候我才4岁吧,可能都不到。我趴在门边上,爸爸就在妈妈门前笔直笔直地站着,也不说话,一直到很晚。不过有且只有那一次而已……”

肖小戴(四处看了看,顺手拉过比自己矮的张小妹,微微弯下腰):“好了妍琦…别生气了。”

喻小黄(正好看到方小王坐在一边,带着喻氏微笑揉了揉发呆的方小王):“爸爸大概会这样,'少天生气也挺可爱的,不气了,想吃什么给你做。'(偏头回忆了一下)这时候我还能蹭到点饭,这叫美食诱惑。”

方小王(跳起来):“喻晓你故意的哦?(想了想)方士谦大概就是(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)杰希我错了……你不要不理我啊,我以后不这样了。

李小策(捂脸):“爸爸我说了你千万别打我。(大义凛然地……跪了下来?)媳妇儿我错了,你让我跪方便面我绝对不跪碎,让我跪键盘,我绝对不打字,让我跪遥控器,我绝对不换台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当日的微博热搜就是#李轩你个妻奴#

大家看出李雨萱小盆友名字的秘密了吗,这是个女汉子hhh

Ps:其实,这个还带了点剧透。肖戴那篇文明天再说嗯。

【肖戴】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

那天下着雨,淅淅沥沥的,就像雨滴轻敲在扬琴上的,清脆,动人。

我爱的女孩啊,那天冒着雨一路小跑过来接我,她的眼睛闪闪发亮,当真惹人爱。

她梳着一贯的,爽利的马尾,头发上还沾着雨水。她穿的是套头衫,却没有戴帽子,帽子都湿了,我问她的时候,她可怜兮兮地说:“我忘记了呀,记得的时候帽子早就湿了。”

她一看见我就冲过来蜷在我怀里,像一只小猫,怎么也放不开她。

我怎么会想放开她呢?

小丫头自告奋勇的帮我拿行李箱,我就拖着下面的杆子,她还不知道,嘟嘟囔囔地:“前辈,你东西真少,我上次看楚姐姐出去装了两大包呢!”

再后来,我的手慢慢移了上去,抓住她冰凉的手,还带了店水渍,多半是雨淋的。

我自然而然的把行李箱丢到右手边,她有些发愣,我就将她的两只手和在一起。r

其实她的手已经有些通红,可指节却越发分明,有些泛白。

我朝她手心里哈了口气,她的耳根略泛红,大概是害羞了。

后来又说了些废话,也不知道自己絮叨了些什么,照小戴自己的话说,大概叫“嗔怪?!”。

只记得,她当时好像很开心。

那就够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就是不写长篇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个算是肖戴长篇的预告。

其实是这样的,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,写的是小戴见到肖时钦的样子,然后下一篇小戴视角的呢,是说肖时钦对小戴的印象。

附上司马相如的凤求凰:
有一美人兮,见之不忘。
一日不见兮,思之如狂。
凤飞翱翔兮,四海求凰。
无奈佳人兮,不在东墙。
将琴代语兮,聊写衷肠。
何时见许兮,慰我彷徨。
愿言配德兮,携手相将。
不得於飞兮,使我沦亡。

【张楚】平常事

“始恶而终好之,理不可解也。” ——沈复
“情之所钟,虽丑不嫌。” ——陈芸
——《浮生六记》


众所周知,张新杰是北方人,楚云秀是南方人。

众所周知,北方人喜欢吃咸的,南方人喜欢吃甜的。

这就十分的尴尬了。

具体表现为,楚云秀兴致勃勃地带张新杰去虎丘旁边的一家老店吃梅花糕时,张新杰吃了一口就放下筷子不吃了。

张新杰皱了皱眉头,看着面前一团他认为黏糊糊的东西,好久才蹦出来一句:“太甜了。”

楚云秀想都没想就一把抓起梅花糕咬了一口,回答道:“哪有甜了,我小时候天天买这个当早饭的,又饱肚子又好吃。”

“不过这也正常,南北方饮食习惯不同。”

“嗯,上次你带我去吃西安菜,我也觉得咸了。”楚云秀附和道,又咬了一口梅花糕。

“云秀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下次要是早想这样,可以直接和我说。”

楚云秀看这张新杰的脸慢慢凑过来,越来越近,然后唇上一片微凉。

张新杰颇有些调戏意味地看着楚云秀通红的脸,只见对面的人儿变得气急败坏:“张新杰,你无赖!你个混蛋!”

“我只是突然喜欢吃梅花糕了。”

“你刚刚还说不喜欢的,还说它太甜。”

“情之所钟,虽丑不嫌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梗来自于沈复的《浮生六记》。